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四月踏青,烏鎮行

 沿途或是火車,或是汽車,終於抵達到了魂牽夢繞的江南水鄉——烏鎮。
  來到烏鎮已是很晚了,可一路上的行人未絕,三三兩兩的從身旁走過。踏著疲憊的步伐,拖著饑渴的身軀,慢慢走近朦朧的烏鎮。走進一座門廳,忙於尋找落腳處,匆匆而過,不曾留意其乃何意,只知應該是進入景區的大門。
  腳下的路全是又一塊塊堅石鋪蓋而成,看著暗黃街燈下的房屋,房屋錯落有致,偶見幾家客棧,頓時有種回到古代的意境。見旁有家特產店,連忙上前詢問何處有賓館,店員是位很美的女子,她親迎的接待,得知隔壁幾家客棧已滿,見她拿起手機詢問,告知就在前面左轉彎就是了。連忙謝過之後,心境豁然開朗,路途的疲勞饑渴已風吹雲散,感激之外,莫過於感歎:此乃江南女子是也。
  走進那家客棧,放好行李,只想休息下,脫去鞋襪,躺在床上,特意調好的手機鬧鐘,想養足精神,等待著明日的烏鎮風景。或是認床,或是過於激動,致使久久難以入睡。腦中思緒萬千,種種猜測,都無法想像烏鎮的小橋,流水,人家。但又或是太過於疲憊,也不知怎的,也漸漸入睡,入夢,夢裏自己正漸漸走向那迷一般的烏鎮......
  隨著手機鬧鐘聲響起,迫不可待地起床,穿衣洗漱,拿起包裹,走出客棧,沿著石埔路慢慢走近烏鎮景區。雖才六點多鐘,但路上行人不斷,多半也是來一睹烏鎮風情吧。邁著輕盈地步伐,走過那條街道,來到昨晚路過的門廳,只見“青鳥毓秀”四個大字橫批其上,用在此地恰到好處。因太早,售票廳還未開,所以只能在外走走。
  站在興華橋上,左右而望,是一條彎曲悠長的小河,前方流水不斷,橋形各異。依偎在河邊的木椅上,清風吹來,好不愜意。門廳左邊是商業區,每家鋪子玲瓏滿目,擺滿了各色特產。來之前就已聽聞:烏鎮三有,藍布、杭菊、三白酒。果不然,各家店鋪內掛滿了藍花布製成的各種配飾,擺滿了各類杭白菊和唯烏鎮獨有的三白酒。看著各式各樣的手工品連連叫絕。旭日漸漸升起,人流也漸漸多了起來。忙買票,跟著人流一起走進烏鎮小巷。
  持票而入,好深長的一條小巷。走過小巷想起戴望舒的雨巷“撐著油紙傘,獨自彷徨在悠長,悠長又寂寥的雨巷。”可惜天並未下雨,但似乎也略能領會出詩人的心境,看著門沿坐著的老人,那寂寞的眼神,徘徊在悠長而又落寞的小巷,怎能不讓人傷感呢!
  巷道全由一塊塊青石鋪墊,兩旁全是木制的房屋,是先人留下的。來到矛盾故居。早就看過先生的《可愛的故鄉》一文,如今回味“我的家鄉烏鎮,歷史悠久,春秋時,吳曾在此屯兵以防越,故名烏戍,何以名"烏",說法不一,唐朝鹹通年間改稱烏鎮。歷代都在烏鎮駐兵,明朝曾駐兵於此以防倭。烏鎮在清朝末年是兩省、三府、七縣交界,地當水陸要衝。清朝在烏鎮設駐防同知,俗名“二府”,同知衙門有東西轅門,大堂上一副對聯是“七藩兩浙,控制三吳。”無不感歎其悠長的歷史。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,矛盾的成就與其故鄉不可分割。進門而看,整個印象就是古樸典雅,難怪先生性情文雅,在這樣一個家境薰陶下,怎能不文雅。看著先生的遺物,出於對先生的尊敬,只是粗略的看了下,便匆匆離開。
  慢慢沿著這條小巷走去,途中經過“百床館、民俗館、木雕館、錢幣館、宏源泰染坊”等多個景區。接觸這些古老的文化遺產,無不為之所誠服。那栩栩如生的各類工藝,不正是我們祖國的悠長歷史的見證嗎?
  早就被一縷縷酒香所陶醉,循著彎彎曲曲而又狹窄的小巷,三轉兩轉到了小巷的盡頭,頃刻間,一個聞名烏鎮的專門釀制“三白酒”的酒坊呈現在眼前,正所謂:酒香不怕巷子深。
  此酒是有“白麵、白米、白水”釀制而成,故稱之為三白酒。走進酒坊,那撲鼻的酒香無不陶醉,喝上一口,沒有那苦澀的辛辣,滿口甘甜,淳樸幽香,回味無窮。不是嗜酒如命之人,只是為朋友帶了點,也不知朋友感覺如何。
  盡頭右走,繞過逢源雙橋橋,是河岸另一頭。來到這邊,見河內有烏篷船,一名帶藍花布頭巾的婀娜女子在水中搖曳,伴著歌聲,漸漸向這邊靠近。河水清清,歌兒嫋嫋,好一處江南水鄉,好一位江南姑娘。忙打聽如何上船,聽到船在最前頭,所以放緩腳步,慢慢遊去。
  春光嫵媚,四月天,萬物早已復蘇,清風兮兮,河岸的青柳在春風下擺動著枝條,倒映在河邊的柳影,好似溫情。河對岸的房屋大都有漆白的牆,跟那些瓦片一起依偎在河邊,和諧之至。
  這邊店鋪繁多,商品,美食,圍繞一條街。穿梭在人群,一會兒嚼著麥芽糖,一會吃著各類糕點,或是停步吹風,或是依椅遙望,卻也逍遙。
  路經福惠橋,仁惠橋,太平橋,來到遊船碼頭。買票而上,跟著江南的婀娜姑娘,伴著歌聲,徜徉在江南水鄉。“吱呀,吱呀”的木櫓聲,拌合著搖船女子的歌聲,譜出一段佳音。沉醉在美妙的佳音裏,穿過一座座小橋,分別是:仁壽橋,永安橋,仁義橋。
  河岸酒館裏飄來三白酒的濃濃酒香,茶樓裏,滿是遊人,正品嘗淡淡杭白酒。坐在烏篷船內,看著兩岸的房屋,吹著涼爽的清風,微閉雙眼,跟著思緒一起蕩漾在夢幻江南。
  先生在他散文《大地山河》曾寫道:“人家的後門外是河,站在後門口可以用吊桶打水,午夜夢回,可以聽得櫓聲,飄然而過。”多美的生活的,流淌著詩意的氣息,跳動著歡樂的音符。
  沉醉在詩意般的意境,已不知船已靠岸,起身,走出烏篷船。
  遊船碼頭這邊已是景區大門了,走出大門,走過興華橋,前往修真觀。經過古戲臺,見臺上正有二位戲子在唱,應和著人群鼓掌,至於她們唱的是些什麼,沒聽見,人太多。臺前就是修真觀了,進入後,因對此沒什麼興趣只是戚誠的跪拜就去了翰林第。而翰林第最具特色的就是皮影戲了,進門後,稍加等候了下,皮影師們就開始表演了,看著那些活靈活現的紙人在他們手下,栩栩如生,無不感歎。
  至於西柵,聽說那的夜景很美,但我沒去,借著偶然一起的有人相機看到,西柵夜景,確實很美,只是怕自己過於陶醉而離開過於傷感就悄然離去了。
  走出烏鎮,想起清施曾錫有:“苕溪清遠秀溪長,帶水盈盈匯野礦,兩岸一橋相隔住,烏程對過是桐鄉。”的詩句,很是意蘊,頗為傳神。
  走出烏鎮,思緒徜徉在朦朧的記憶裏,歷經塵埃,抹不去的歲月滄桑,聚水土靈氣,養育一方人。
  走出烏鎮,夢幻般的江南水鄉,帶著記憶,踏上列車,消失在黑夜裏......
返回列表